嗨,欢迎您来观展网! 登陆 /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中文版 ENGLISH 收藏
观展网
扫一扫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 高级筛选
新闻分类
观展快报 行业新闻 会展研究 参观考察

G20数字经济发展现状及提升策略

新闻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8-11-29 11:35:25

G20数字经济发展现状


当前发展水平


根据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全球信息社会发展报告》研究以及笔者所在课题组发布的《二十国集团(G20)国家创新竞争力发展报告(2016—2017)》研究成果,可以采用因特网用户比例、手机服务订阅数、在线公共服务指数和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来分别衡量G20数字经济在数字化就绪程度、数字化普及程度、数字化运用程度和数字化运用能力四个方面的发展状况。

因特网用户比例,大体反映G20各成员数字经济和数字化普及程度。G20大致可以分为三个不同发展水平的阵营,英国、日本、韩国、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和法国处于第一阵营,因特网用户比例接近或超过90%;美国、俄罗斯、沙特阿拉伯、阿根廷、意大利、巴西、土耳其、南非、中国和墨西哥处于第二阵营,因特网用户比例在53%~75%之间;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处于第三阵营,因特网用户比例只有30%左右。


每百人手机服务订阅数,进一步说明G20各成员数字化普及程度和公众数字素养。数字经济的未来发展依托于移动互联网络,该数据一定程度上反映了G20各成员数字经济的发展潜力。G20各成员在这一指标上的整体水平较高,只有加拿大、中国、印度、土耳其和墨西哥五国在85-100之间,其余各国均超过100,平均值达到120。与“因特网用户比例”对照来看,阿根廷、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印度尼西亚和南非五国的民众有较好的数字素养基础,受限于基础设施建设导致因特网接入的比例不高,但具有较好的数字经济发展潜力。发达国家中,法国和加拿大的排名较低,说明其民众数字素养水平落后于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的水平。


在线公共服务指数,体现G20各成员社会数字化的运用程度。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韩国和美国六个发达国家处于第一阵营,且领先优势非常明显,说明这些国家政府推动公共服务数字化的力度较大,这与他们较早提出数字经济发展战略密不可分。日本、意大利、墨西哥、德国、俄罗斯、中国、印度、阿根廷和沙特阿拉伯处于第二阵营,其中中国和印度近年来在线公共服务发展水平提升很快。第三阵营的土耳其、南非、印度尼西亚的在线公共服务水平落后于其他G20国家。


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能够体现G20各成员公众数字化运用能力和数字经济发展潜力。澳大利亚、土耳其、韩国、美国和阿根廷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接近或超过90%,说明高等教育已经进入全民化阶段;俄罗斯、加拿大、德国、法国、日本、意大利、沙特阿拉伯、英国和巴西处于第二阵营,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在51%~80%之间,已经进入高等教育的普及化阶段;中国、墨西哥、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南非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在20%~45%,也都进入了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


综合上述指标情况分析,G20成员中,英国、日本和韩国等国,由于人口和国土资源的限制,在创新竞争力的基础、投入和产出等指标中排名中游,但依靠在数字经济方面的强势表现,在创新竞争力的总体排名中处于领先地位,说明数字经济发展对G20各成员创新竞争力提升有显著影响。


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面对经济复苏的迫切要求和数字经济迅猛发展的现实,G20各成员已纷纷将数字经济视为经济转型和创新发展的主要途径,但仍存在以下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数字战略布局滞后,创新环境营造不足。数字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已经从依靠技术和硬件升级,发展到依靠以特色软件、网络零售、数字金融、共享经济为代表的数字产业发展。但目前大部分G20成员的数字战略仍然停留在促进信息通信技术发展、加强数字设备制造和普及互联网层面上,对数字经济内涵的认识还未跟上数字产业发展的速度。一些国家数年前制定的数字战略已经无法涵盖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外延,无法为数字时代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


数字基础和安全建设资金缺口大,影响创新基础建设。目前全球仍有超过一半的人口无法接入互联网,而能够带来更多商业和服务创新的高速移动网络建设则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这意味着全球数字经济的基础建设还存在较大资金缺口。由于资金不足,许多国家的网络安全建设严重落后,导致基于互联网的违法犯罪活动增加,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数字经济发展秩序,对创新主体的利益造成危害。


数字鸿沟依然明显,影响数字经济的整体创新产出。虽然G20各成员整体上朝着数字经济方向发展,但各国发展水平和速度相差较大。围绕数字鸿沟问题,美国兰德公司创建的指标系统将全球国家分为4类。在G20成员中,美国、英国、德国、法国和日本属于科技领先国家;中国、巴西、印度和南非属于科技成熟国家;阿根廷、墨西哥和印度尼西亚属于科技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科技能力在平均水平之下,但部分单项技术指标超过国际平均水平。数字经济的区域发展越协调,意味市场越大、用户越多,在边际收益递增的规律下,能拥有更高效率的创新产出。因此,G20成员数字经济发展存在的鸿沟将影响数字经济的整体创新产出。


数字标准与市场不统一,影响创新的投入。G20各成员在数据的标准和规范化方面差别很大,导致数据存储、无线通信、安全维护和物联网建设领域产生了一定障碍。目前G20各成员已经开始实施的数字经济战略针对的都是本国数字基础设施和平台建设,对本国数字基础设施、平台与G20各成员的互联互通考虑较少。同时,各国对数字产权、使用权、隐私保护等数字相关问题的政策和监管差别也很大,限制了跨国企业的进入和投资。


公众数字素养教育不足,影响创新的可持续发展。数字经济的整体发展,对更多劳动者的数字技能和数字素养提出较高要求。欧盟最新的调查报告表明,在过去十年中,信息通信技术专业人员的就业人数增长率已超过4%,而信息通信技术专业的毕业生却下降了40%;45%的欧洲公民缺乏基本的数字技能。在整体教育水平较高且数字技术投入巨大的欧盟各国尚且如此,说明G20各成员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创新可持续水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